史上第一混乱

史上第一混乱 第二卷 育才文武学校 第七十二章 束湿成棍

  第二天天气非常不错,经过昨天雨水充足地灌溉,所有植物都欣欣向荣,每一片树叶子都精神地直抖棱。

  可是我就一点也开心不起来,昨天一晚上我跑了8回厕所,最重要的是我不知道该怎么跟好汉们交代。

  我到了学校,方镇江已经被好汉们强拉到了一间教室里,他们坐在明媚的阳光里,像老朋友一样闲聊着。方镇江见我进来了,笑着说:“这帮哥们把事儿都跟我说了,就等着你把我变成武松呢。”看表情就知道他完全把这当成了一个笑话。

  可好汉们不一样,他们见到我一起站起来,兴奋得七嘴八舌嚷嚷:“小强,药呢?”

  我苦着脸摊摊手:“丢了。”

  我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最后一句话刚说完,方镇江终于愕然变色,他腾的站起来:“兄弟们,你们不觉得这么拿人逗闷子有点过了吗?”说完他便向门口走去。

  好汉们谁也没拦他,现在事情已经说不清了,再纠缠下去方镇江肯定得和我们翻脸。

  段景住叹道:“这一阵我们能不打吗?直接给他100万好了。”

  林冲修养虽好,还是气得一拍桌子,但是想到段景住也是为他的安危着想,只得又坐了回去。

  我苦笑道:“对方并不是为钱。”

  已经走到门口的方镇江忽然站住,问:“你们说什么,还有钱拿?”

  我说:“一局100万。”

  方镇江扭回身,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下道:“如果我能帮你们打赢这一架,能给我一半吗?”

  好汉们面面相觑,一个个脸色都不好看,不管方镇江认不认他们,他们一直是把方镇江当兄弟的,他们不愿意看到昔日铁一样的汉子现在居然为了钱出卖自己。

  方镇江看了看我们,笑道:“看得出,你们是一帮有钱的闲人。我猜你们在玩一个什么游戏,现在我想加入了。”

  张清挥了挥手说:“没你的事了,你走吧。”

  林冲终究是旧情难舍,他温和地说:“这位方兄弟。我们说的话你虽然不信,但那都是真的,如果你是我们的武松兄弟,这一仗你可以打,但如果你是方镇江。对不起,我们不能让你参加。”

  方镇江道:“只要给我50万,别说武松,你们就算说我是只蝈蝈也行。”

  张清终于愤怒了,他使劲捶着桌子道:“你走吧,我们没你这个兄弟了。”

  方镇江叹了口气,往门外走去。

  吴用叫道:“且慢。”他用眼神扫了扫众人,低声说,“先让他赢了这一阵再说,毕竟他是咱们梁山的人。”

  张清董平他们本来想说什么。但看看即将出战的林冲,都叹一声又坐回去了。

  吴用对方镇江微微笑道:“那你现在就是我们的武松兄弟了。”

  方镇江道:“对,我就是武松了。”

  扈三娘冷丁问道:“兄弟哪人啊?”

  方镇江一抱拳:“我乃阳谷县人氏,姓武名松,绰号行者。”说罢有些得意道,“不用考了,咱哥们也看过水浒,从小就佩服武二郎。”

  好汉们又互相看看,都不冷不热地从方镇江身边走过,各干各的去了。

  吴用跟方镇江说:“方兄弟。晚上的这场拼斗你要全力而为,对方是不会手下留情的,一不小心很可能就会……”

  方镇江接过话头道:“我明白,不就是打黑市拳吗?把命搭上的都有。我有心理准备。”

  吴用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好,你去休息休息,咱们一会出发。”

  方镇江嘿嘿一笑道:“休息什么,有这工夫我还是多搬几袋水泥来得实惠。”

  吴用看着方镇江的背影摇头道:“他怎么会变成这样?”

  我说:“毕竟是两世为人……”

  张顺厉声道:“狼永远是狼,不会变成狗。”

  ……

  对方把时间定在傍晚,地方是一处废弃的工地。我们来之前只让时迁进行了简单的侦察,大家现在也都感觉出来了,对方好象并不屑于阴谋诡计,本来他在暗处,想玩阴的很方便,但他居然敢把那种恢复记忆的药送给武松,肯定是有恃无恐。

  我们这一行人里除了方镇江和好汉们,宝金也跟来了,一路上好汉们和宝金都有说有笑的,却并没有怎么搭理方镇江,我就不明白,喜欢钱就有那么大罪过吗?

  不一会对方也来了,王寅是一个满脸剽悍的汉子,他穿着一件两股筋背心,把烟盒勒在背心带子里,如果不是那双眼睛精光四射,跟普通的粗豪大车司机没什么两样,厉天闰陪在他身边,那个神秘的夜行人并没有露面,随行的还有一个扛着数字摄象机的斯文男人。

  我冲厉天闰喊:“你们头儿呢?”

  厉天闰道:“没来――”说着他指指那台摄象机,“他可以通过这个看见你们。”

  我愣怔了一会才反应过来:“靠!为了看直播他还租卫星了?”

  不得不惊叹:对方太会玩了,我想他不来现场可能是为了保持神秘感,还有就是终究不放心我们,好汉们毕竟人多势众,想把他拿住不是不可能。看来他目前的力量还不足以正面对抗我们。

  王寅一直冷眼看着我们,他的目光里闪烁着仇恨,他不怎么搭理身边的厉天闰,至于我们这边的宝金――邓元觉,更是瞧都没瞧一眼,这时他往出站了一大步,高声喝问:“武松呢?”

  方镇江也迈出一步,大声道:“喊毛啊你。”他虽然没有觉醒成武松,但也不是好脾气,而且他当自己是来打黑市拳的,所以在气势上也不愿意输给对方。

  王寅上下打量着方镇江,眸子里烁烁放光,问道:“武松,听说你以单臂擒我主方腊,我不相信,你说说当时的情景!”

  方镇江道:“哈哈,厉害吧。老子比杨过还猛。”说着他回头看了我们一眼,有点莫名其妙,他可能没想到来打黑市拳还得背台词。

  说完这句话,王寅、厉天闰。包括包金――他并不知道内幕,看方镇江的眼神都有恨恨之意,我也觉察出来了,这些人虽然相互不和,但对方腊都是死心塌地的。只有那个斯文男人不动声色地举着摄影机拍着,我猜不出他是谁,但能来这里做事的,肯定也不是一般人。

  王寅冷哼一声道:“武松,你当年为了保命打死只病猫,后来又为了贪图享乐不惜做了施恩的走狗,鸳鸯楼又滥杀无辜,你在我眼里不过是跳梁小丑而已。”好汉当中不少人顿时忍不住破口大骂起来。

  方镇江挠着痒痒道:“你说是什么就什么吧。”

  王寅又道:“当年……”

  方镇江跺着脚道:“大哥,我们是来打拳的不是来串剧情的,你废话说完没?”

  王寅仰天打个哈哈:“好。想当年……”

  方镇江冲上来一拳勾向王寅的下巴:“去你妈,比个开出租的还罗嗦!”看得出那些不知所云的话让这个建筑工人颇为困扰和烦躁。

  王寅想不到堂堂的武松竟会偷袭自己,往旁边一闪,愕然道:“你……”

  方镇江干脆不给他开口的机会,左一拳右一脚不停招呼,王寅闪过几个照面,方镇江又一拳打向他的胸脯,王寅再不躲闪,一条胳膊“呼”的探出去,直捏方镇江的哽嗓咽喉。这一下要是对实了。王寅虽然难免受伤,但方镇江肯定会命丧当场,好汉们不禁同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方镇江急忙抽身回走,王寅得理不让人。双拳抱团奋力向方镇江的后脑勺砸来,好汉们毕竟是同气连枝,此刻都高声提醒:武松兄弟,小心后面。

  我一直瞧不起这些别人打架在边上喊的,想帮忙您上手啊,在边上乱喊。很多人就是因为分神去听别人喊什么结果被人家砸趴下了。

  好在方镇江不但继承了武松的功夫,而且还有着丰富的打架经验,他毫不犹豫地又冲前几步,一个回旋脚蹬了回来,王寅大喊一声,脑袋照着方镇江的跨下猛顶过来,这招看似像无赖招数,实则又阴又狠,方镇江措手不及之下,只好双手按住他的头顶,两腿高抬,像跳鞍马那样蹦到了他的身后,顺势在他头上狠抓了一把。

  这俩人,一个是大车司机,一个是工地上扛活的,虽然现在都有一身好武艺,但打起架来还是改不了野路子的习性。

  好汉们看了一会,像卢俊义林冲之流都是连连摇头,李逵、张清他们他们则是兴高采烈大呼过瘾。

  这两个人都是拳大脚长,在空地上打得砰砰作响,但是很快众人就看出来了,方镇江出手虽猛,只求把人打趴下,王寅则是招招都往致命地方招呼,恨不得一下把对方挫骨扬灰。这也难怪,方镇江只想要钱,王寅却带着一腔仇恨呢。

  方镇江当然也看出来了,一错身的工夫,他往地上吐口口水,骂道:“靠,你他妈玩真的!”说着话一把把背心从头上拉下来,随手挽了几下,当成一把兵器一样抽了过来,那背心已经浸满了他的汗水,加上他这一抡,居然在空中“呜呜”作响,王寅急忙退后。

  林冲惊道:“束湿成棍!”

  果然,方镇江捏着这件背心做成的武器逼得王寅连连躲避,我心想这还是夏天穿的少,这要是寒冬腊月穿着军大衣来,那方镇江此刻手里拿的岂不是顶一把青龙偃月刀?

  虽然仅仅是一件背心,但方镇江好象还是有失光大,人家王寅手里就什么也没有呢。当然他也可以脱下衣服来跟方镇江光膀子干,可是大家知道,现在那种纯棉的两股筋背心都是带弹性的,脱下来拿在手里比一只袜子大不了多少,只能绷在手上当弹弓子用……

  还有一个办法就是脱裤子,使好了也能顶个双截棍,可是我觉得王寅就算有时间也未必有那个勇气。

  从束湿成棍这个角度来看,超人和蝙蝠侠总喜欢穿紧身秋衣和大披风似乎已经有了合理解释:他们很可能也掌握了这门技术,以备不时之需。

  高手相斗,一方有没有武器并不足以影响大局――这句话要么是错的,要么这俩人可能算不上高手,反正方镇江有了这条“背心棍”以后就开始兴高采烈地猛抽王寅,老王架了几下。手都肿了。终于他咆哮一声,不管不顾地扑了上来,方镇江猫腰用臂弯在他腿上一搂,王寅飞脚蹬中他的肩头。又借力向后飞去,方镇江的肩膀上立刻铁青一片,看样子是受了不轻的伤,他脱手将背心往王寅脸上打去,王寅清喝一声。手呈蛇嘴状往这暗器上钻了过来,他这一下,估计就算是块铁板也得钻穿了,区区衣服当然不在话下。

  但是他算错一件事,正因为这暗器是一件衣服,所以它是会散开的,它从王寅钢铁一般的手臂上轻巧地滑过,蒙住了他的眼睛,方镇江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他蹿上去两拳一脚都结结实实打在王寅胸脯上。随即接住正在下落的背心,抹着汗道:“见笑了,老哥。”

  王寅向后跌出一溜跟头最后坐倒在地,他很快站起来,把嘴里血沫子吐尽,还要继续拼命。

  “住手!”厉天闰拉住王寅,他手里拿着电话贴在耳朵上,边听边对王寅说:“头儿说不要再打了,这一局我们认输。”

  王寅甩开厉天闰,边咳嗽边继续向方镇江走去:“他不是我的头儿!”

  厉天闰皱着眉头听电话里说了什么。他忽然再次把王寅拉住:“跟你打的那个人根本不是武松!”

  “什么?”王寅呆在当地,犹疑地盯着方镇江,问道:“你究竟是谁?”

  厉天闰把他拉在一边,走上前跟我说:“我们头儿看出来了。这位替你们出头的兄弟就算是武松肯定也没吃那颗药,现在……”他从兜里又掏出一颗跟昨天那种一模一样的药丸递在我手里,“再给你们一次机会,让他真正变回去吧。”

  我瞄了一眼那台摄象机的镜头,暗叹这人眼光毒辣,他很可能从方镇江的言谈和动作上已经看出来这还是一个在懵懂中的现代人。如果是真的武松,出手根本不会有顾虑。

  而这时方镇江也正好找上我,一伸手:“这就算赢了吧,我的钱呢?”厉天润适时地把一张卡放在我手里:“这是100万,密码6个0。”

  我说:“你那场还没给呢!”

  厉天闰非常尴尬,他听了一会电话说:“下次给你。”

  我把卡放在方镇江手里:“你都听见了吧?”

  方镇江冲我举了举那卡:“那50万我会给你留下的。”

  我把那颗托在手心里问:“这药你吃不吃?只要你吃了就知道我们骗没骗你了。”

  方镇江这时也忍不住仔细打量起那药来,道:“说实话在这之前我是一点也不信的,但是现在难说,最近奇怪的事太多了。”

  好汉一起围上来,纷纷叫嚷:“武松兄弟,别犹豫了,吃吧。”

  方镇江再次盯着那药,眼里闪过一丝光亮。

  吴用排开众人,上前说道:“武松兄弟,不要再顾虑了,我们这些人如果想害你,根本用不着给你吃毒药。”

  方镇江终于伸手去拿那颗神秘的药丸,我看到他的手有些发抖。

  忽然,一只强有力的大手抓住了方镇江的腕子,是宝金。

  宝金直视着方镇江的眼睛,一字一句说:“兄弟你想好了,一但吃下去,你就是两个人了,你要面对的是两世的回忆,你可能会迷失自己,就像我一样!”

  厉天闰听他说完这句话,也露出了复杂的神情。

  好汉们这时也不再催促,静等着武松做出抉择。

  方镇江环视众人一眼,终于放下了手,他笑了笑说:“这样吧,我先相信你们说的话,从现在起我就是你们的武松兄弟,但是这颗药我先不吃,你们容我想想。”

  王寅厉声道:“武松,你要吃了这颗药你就是另外一个人了,我们还得来一场不死不休的决斗,但在你没吃它之前我不会再为难你了。”

  方镇江扫了他一眼笑道:“老兄,我不是怕你,我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说完他冲好汉们一抱拳,“我知道你们瞧不起我,但既然大家已经是兄弟了,我就不妨直说,我老娘有眼病需要做手术,我妹妹要上大学,我现在需要钱!”

  好汉们相互看看,均感后悔。

  卢俊义越众而出,对方镇江道:“你先去干自己的事,我和兄弟们都等着你。”

  方镇江呵呵一笑,就近抱了抱张清和林冲,然后把背心往肩上一搭,远远地去了。

  ---------分割----------

  继续求月票,昨天一番大战,名次上升了一位,不过现在又回来了,小花到要看看我能不能保住现在这个名次,今天5000字耶,有更新奖可拿,哇卡卡(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qidian,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史上第一混乱小说最新章节免费在线全文阅读
2019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